【AC】耶格纳之车•原设 Passage.2(隐CA,HS,EA)

墨辑-深湖无主会于光复健期:

说明:算是结尾部分。地死早,地理知识部分来自网络。


【AC】耶格纳之车•原设 Passage.2 Connor Kenway (事件时间点:神殿决战后)


2013年9月21日  晴


  北极的皑皑白雪近在眼前。船长让我回到舱房或者戴上眼镜避免雪盲,我选择了前者,也是为了写这篇日记——上一篇日记是半年以前父亲匆忙写下的,也是他最后留下的文字。


  年轻的时候,我曾认为我失去了足够多的人——我的母亲,我的导师,我的父亲,我的恋人,我的妻儿。他们先后前来又决然离去,有些是我亲手送别,有些我试图挽回却无济于事。


  最终我发觉,所有失去只不过是个开始,为的是让我在重归世间后能麻木对待另一遍失去。


  Juno赖以生存的大神殿毁灭了,而我们失败的彻底。当我们把所有的资源与精力投入毁灭神殿的战斗时,朱诺已经控制了月背的伊甸圣器,向地球念出了咒语——她告诉人类:一切安好,继续愚昧下去吧——然而这道咒语却忽略了所有的圣殿骑士和刺客。她蒙蔽了所有人,却不肯放过我们。


  如今圣殿和刺客已经彻底联手——然而即使我们联手,也未必能唤醒被蒙蔽的世人。Ezio活着的时候曾将Juno比作吕蓓卡——那个美丽聪颖实则心狠手辣的女人,她无处不在,如今她真的无处不在了。每个人类都是她留下的痕迹。吕蓓卡赢的彻底。


  半个月前,我参加完Altair的葬礼,独自踏上旅途。在神殿使用金苹果的行动透支了他,那天午后他说他去书房整理材料,我去找他的时候他还像平常一样坐在椅子上,只是已经……


  我不想写这些。曾经的Achilles也是这样逝去的,你只是走开一会,他就已经不在了。(笔迹凌乱)Arno也是,只是几分钟,他就再也没回来。生命真的太过脆弱。


  Altair和Ezio葬在Auditore家的家族墓地。Arno至今不知下落,我连哀悼都不知要去哪里。Afra和Joshua葬在了大神殿——在决战前我远远听到Joshua向Afra求婚,Afra似乎相当嫌弃但还是答应了——大神殿崩毁后我们在装置前找到了他们的遗体,两人的手紧紧握着彼此,根本分不开他们。在撤出时神殿再次发生坍塌,搜救队及时逃了出来,而他们则彻底留在了神殿里。


  至少,现在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了。


  而Arno,我连他人在哪里都找不回来。曾经他逝去时我鞭长莫及,如今一船之隔我却彻底失去了他。再一次。再一次。我宁愿相信他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而已,只是回不来而已。曾经我认为我的妥协会得到更好的结果,然后我发现我根本只是无能为力而已。


  连父亲都比我幸运。Charles Lee——现在他站在我面前我也懒得再去砍他,只是揍个半死算是见面礼——他将父亲的遗物交给了我。日记本,遗产清单,还有Shay的骨灰盒。他在最后一篇日记里提到希望死后能将他和Shay的骨灰撒到北极。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想起过去的记忆后才会如此选择,但既然是他的愿望,我替他实现也没什么——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按照他的意愿去做什么了。


2013年9月23日 


  我刚刚从冰面上回来。外面挺冷,手有点麻木了字不会很好看,就这样吧。


  北极圈里某个坍塌的地方——父亲在日记里有具体的方位。那里露出的一些石块有先行者的文字,大概是废弃的遗址。父亲在日记中语气严厉的禁止把骨灰放到那里。我不明白原因,但无所谓,我就听他这一次。我在那里看了看,确定遗址已经没有价值后离开,返回破冰船。


  今天是23日。Arno失踪已经整整半年了。


2013年9月29日


  到达北极点。那里的冰面有不少裂缝,还有人在水里跃冰海留念——会不会有点吵?我现在担心这个了。


  等那些人散开以后,我在一处没什么人迹的冰裂旁停下。那是个冰裂谷,很深,白色冰雪竟散发着淡蓝的光。


  我打开骨灰盒,将他们放进了裂谷。极夜会是漫长的黑夜,但是会有极光,会有星星。至少在北极点上不需要什么方向。


  我没有脱帽致意什么的——太冷了。破冰船离我很远,我慢慢地走回去。冰面发出细小的咯吱声,天空里有碧蓝色的北极光。这里像是没有时间一样。


  刚刚我把极光的照片发给了Achilles——他的腿算是彻底残废了,作为报复父亲那一枪打废了他的腿骨。Achilles对我暂时没什么成见。


  至于兄弟会……我回去以后也许还会参与刺客事务,也许不会——但我想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,即使参与其中也无所谓了吧。


  明天离开北极点之前,我大概还有时间去见见父亲。虽然没什么话可说,但他应该不会反感我的打扰。应该吧。

热度 35
时间 2015.10.14
转载自 墨辑
评论
热度(35)
  1. 越橘墨辑 转载了此文字